主页 > 消费视点 >墨斗旺兴楼‧2吨黄金埋渔村? >

墨斗旺兴楼‧2吨黄金埋渔村?

墨斗旺兴楼‧2吨黄金埋渔村?走一趟柔彭边界,你会发现,云冰没有“冰”天雪地,兴楼没有高“楼”大厦的有趣现象。绿地享誉全国的云冰,是一个盛产剑鱼、大头虾、啦啦、黑螃蟹、燕窝及萤火虫的热带小镇,而与之比邻且只有一桥之隔的兴楼,则是一个盛产墨斗墨鱼和青壳螃蟹,全镇没有高逾5层楼大厦的滨海渔村。而被视为重要渔产地之一的兴楼,除了渔民多,移民也多。二战期间,因着日军决定在当地建立一个共荣圈,许多新加坡人遂被强制举家移民至兴楼,造就了第一次的移民潮。二三十年前,基于海盗肆虐马六甲海峡一带,成群吉胆岛渔民大举迁移至兴楼,造就了第二次移民潮。无论是渔民或移民,都对“日军在兴楼私埋2公吨黄金”的传言耳熟能详,不过,却从来没人发现这些黄金,使它终究成了不曾实现的传言。 隶属丰盛港县的兴楼(Endau)坐落在柔佛州与彭亨州边界,这东部海滨小镇10年来镇貌改变不大。距离兴楼大街约5公里的地方,有一个叫“好旺村”(Kampung Hubong)的新村,人口不过三四百人,但小小的村庄名气颇响亮,就如它的名字“好旺”一样。这里曾经谣传藏有约2公吨的黄金,据说是日本人统治时期遗留下来的宝藏,经口耳相传,一度吸引不少寻宝人涌进村内“淘金”。最终大家才发现,黄金之说根本子虚乌有,以讹传讹诱的发财美梦顿成泡影。追寻好旺村藏有宝藏之说的传言,还得回溯逾60年前。当地土生土长的村民黄湘财(66岁,茶室老闆)说,他曾听老一辈人提起,好旺村是从日治时期的“新昭南”转化而来的。传日本老兵回来寻宝话说,当年日本军为了建立一个以“共存共荣的新秩序”作为建设目标的“共荣圈”,强行从当时的“昭南岛”,即现今的新加坡转移了大批移民前来。许多不敢抗命的昭南岛居民,于是举家北迁,造就了一次罕见的移民潮。黄湘财披露,他的父亲也是那个时候的移民之一。数以万计的人被安顿至当地后,形成一片繁景,因而有了“新昭南”之称。不过,自日军投降后,当初被迫移民的昭南岛人选择踏上返乡路,只有少数留了下来。这批欲走还留的新昭南移民,在英殖民政府接管马来亚后,因紧急法令措施而遭圈地御敌,这就是“好旺村”的雏型。1944年在新昭南由日本医生接生的黄湘财,对好旺村的历史颇为熟悉。对于好旺村出现宝藏之说,他斥为无稽之谈。“如果真有这幺大只‘蛤乸’(黄金),早就被人捉了。”针对宝藏谣言,他倒是略知一二。“80年代,没记错的话是在26年前,有一名日本人突然来到我们的新村。这名老兵曾在新昭南驻扎,他回到我们这里时,还僱用了一名会讲日语的华人司机。由于他一连来了两次,村内就传出日本人来找宝藏的消息。”他指出,差不多同一个时期,听说也有另一名日本老兵神秘来到好旺村,谣言因而越传越夸张,有人甚至指好旺村某处埋藏了日据时代遗留下来的2公吨黄金。“如果不贪图来历不明的财富,宝藏之说听过就算。可是偏偏有不少人相信这个传言,有者还搞到得不偿失。”他披露,好旺村不只一次传出埋有宝藏谣言。另一次是因为某政府单位在当地建设博物馆时,意外发现日治时期遗留下来的地下室,过后这个地下室被围了起来,当局又调来不少重型机械,遂引起各方揣测,宝藏之说再次不胫而走。清晨6时抢标便宜鱼穫兴楼是继霹雳州半港以外,马来半岛上海产最丰富之地,也是大马东海岸鱼穫量排第一的产地。兴楼一天的开始其实非常热闹,每天清晨6时后,沿海而建的码头即熙来攘往的。寂静的早晨,不时被吆喝声、拖拉物件的沸腾声划破天际,俨然在上演一场晨间嘉年华会。原来,当地人俗称“起鱼”时间就是在这时刻上演。想在第一时间标获新鲜海产的鱼市赶集人,就得牺牲好梦,到来码头抢标便宜鱼穫。渔港的人在忙碌地批发鱼穫之余,还得抓紧时间将分类及分配好的各类海产装箱,运送至全国各地乃至国外,这幅繁忙景象正说明了兴楼是个重要的海产供应据点。逾300渔船川行捕捞来到兴楼,不怕迷路,因为从西走到东就只有这幺几条街。儘管格局简单,但她并不是个安静且毫无生气的地方。在兴楼大街,看不到5层以上的建筑。举目所见皆是“平房”,相比于一般的“小镇”,它更有“乡”的感觉。距离大街不远的一座桥,视野与大街的景象迥然不同,那密密麻麻沿海而建的码头,还有一排排停泊在海面上的船只……我这才恍然大悟,兴楼热闹的地方不在大街,而在海上!据了解,兴楼沿岸共有20座码头。这些码头份属不同的渔业公司,每一间公司的规模大小不一。据说,当中拥有卅几艘渔船的不在少数,以此类推,在兴楼南中国海海域作业的渔船肯定超过300艘。吉胆岛渔民移居谋生提起兴楼的渔民,这里还曾发生一段近代迁移史。当地居民陈瑞群说,二三十年前,兴楼突然涌现一批“新移民”,这些携家带眷前来的人并非非法外劳,而是从雪兰莪州吉胆岛举家南迁的渔民。众所周知,吉胆岛是个小渔村。但是,当地渔民何以选择离开自己的家乡,不惜老远迁到兴楼定居呢?陈瑞群说:“当时吉胆岛的渔民面临了海盗的威胁,加上那里的海域比较狭窄,行船不易,渔穫量又逐年减少,渔民为了生计,只好来到谋生机会比较多的兴楼。”他指出,这些由中马南迁至柔州东部的渔民,在兴楼落户后就不再离开,因此今日与兴楼捕鱼业有关的人,不少都曾是吉胆岛人。返航渔民最爱肉骨茶兴楼有不少从吉胆岛迁移过来的居民,在兴楼的大街上,便有一家颇出名的肉骨茶餐馆以“朝阳吉胆海鲜肉骨茶”命名,可见移民到此的吉胆岛人,虽然身在兴楼,心还是与家乡吉胆岛有着无法切割的情感联繫。这间由吉胆岛人开的肉骨茶餐馆,不仅是“同乡人”话家常的聚会场所,也是兴楼渔民出海返航后,一个“破戒”吃荤的好地方。“因民间流传多年的禁忌,渔夫在海上作业时,一般忌吃猪肉,所以那些渔民在海上待上三五七天后,一回到岸上当然第一时间一解思念已久的猪肉味了。”这句话不无道理,因为一眼望去,兴楼大街上的餐馆也没几间,肉骨茶店倒是开了3家。与别处不同的是,前来叹肉骨茶的渔民,总会随手带上新鲜鱼虾,一来可为肉骨茶加料,二来可要求餐馆老闆加菜,这一份新鲜又便宜的饱足感可不是城市人随时可享有的哦!想吃墨鱼想到兴楼兴楼南中国海海域内的海产十分丰富,其中最有名的要数“墨斗”墨鱼了。目前,兴楼外海盛产的墨鱼,除了供应本地市场,主要也外销至中国和新加坡。丹绒渔业负责人罗耀明(57岁)说,兴楼墨鱼早已盛名远播,只要想到要吃好味的墨鱼,就会想到兴楼。据了解,当地渔民将墨鱼分作6种级别,体型最大、份量最重的即归类为上等墨鱼,比如500克以上为A级,300克属B级,300克以下是C级。罗耀明说,以前兴楼的墨鱼大部份销往日本,但近年已改为出口至中国和新加坡。在新加坡,体硕肉厚的A级墨鱼(ASotong)极受欢迎,当地的墨鱼需求几乎仰赖兴楼供应。一般上,渔民在捕获墨鱼后,就会马上进行分类速冻,待回航至码头,即可迅速装箱运送以保持墨鱼的新鲜度。不过,气候变化和生态环境的改变,也令兴楼渔民面对鱼穫减少的棘手问题。罗耀明叹气说:“以前,一艘船能够捕获几公吨重的墨鱼,但近来渔船出海仅能收穫数百公斤,差别非常大。”除了墨鱼,原来每年6月至8月期间也是捕捉青壳螃蟹的最佳时节。据说,青壳螃蟹肉质鲜甜,也是兴楼有口碑的海产。9英亩草药圃良药惠民兴楼地方不大,却有一个名冠全马,至今为国内最大的德教会――紫如阁。令人讚叹的是,紫如阁也是全马第一间的私人草药圃。陈瑞群是紫如阁的顾问,他说,紫如阁百草药圃佔地约9英亩,仍处于开拓的阶段。在辛苦经营数年来,药圃渐见规模,至今已种植了超过20种草药,例如具防癌功效的黑面将军、止咳解毒的天文草、治蚊症的黄花母、利尿的车前草、补肺的火炭母、猫鬚草、半边莲、过左使、青侠士等。为了进一步扩展草药圃的功能版图,紫如阁不仅设有晒药厂,还进一步增设製药厂。除了以药圃的事业养阁,另一方面也实行施医赠药的服务回馈社会大众。至今,紫如阁百草药圃所推出的良药已有好几类,其中尤以紫如保肝丸、紫如猫鬚茶、排毒保等最受欢迎。7种口味包子要买请早在好旺村,原来除了宝藏传说广为人知外,这个小村子还有一个当地人人皆知的“好东西”,那就是兴业茶室亲手製作的包点。居民黄湘财是兴业茶室的东主。打响“好旺村包点”这个招牌的,正是黄湘财的妻子蔡玉梅(50岁)和长子黄家荣(28岁)。谈到这个包点事业的起源,原来还是无心插柳促成的。製作包点已有十多年的蔡玉梅回溯往事。话说当年,孩子一直吵着要吃包点,但她觉得包子的售价很贵。为了省点钱,她决定自己动手做,没想到这一做即误打误撞栽进包点事业。现时,她每天会製作至少300个7种口味的包子,包括猪肉、花生、豆沙、咖椰、叉烧、椰子及菜包。碰上清明节,数目会增至千个。完全採用家庭式手工製作的“好旺村包点”,每天下午2时30分新鲜出炉。不过,大部份包点都是顾客一早预订去,零售的包子并不多,散客要买还得趁早,因此,不少顾客都会算準时间在茶室门前等待新鲜包子出炉,以免向隅。/副刊‧文:张赛玉‧2010.09.18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