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消费视点 >学习新知识并不难,你只需要这6个关键诀窍 >

学习新知识并不难,你只需要这6个关键诀窍

学习新知识并不难,你只需要这6个关键诀窍

文/罗伯特.特维格 Robert Twigger

译/许恬宁

各位要是看到别人在树林里徒手钻木取火、煎出无懈可击的欧姆蛋,或是在舞池里带你跳时髦探戈,一定会印象深刻。那些高超的技能看起来好困难,但如果剖析一下,一步一步来,其实你我都做得到。
每一种微精通都包含以下元素:

一、上手诀窍
二、手忙脚乱障碍
三、辅助工具
四、奖励
五、重複练习
六、实验的可能性

了解以上几件事,可以帮助我们更快上手,自行找出微精通技巧。学习新事物时,如果有办法自己抓出可以微精通的部分,加快学习速度,更可能持之以恆地学下去。

前文已经谈过诀窍如何助我们一臂之力。所有新的微精通都有进入障碍,而上手诀窍可以让我们通过第一关。有的诀窍,和加强自信与熟悉度有关,有的则提示每个分解步骤的重点。上手诀窍让我们一下子掌握大概该怎幺做,最后可能不再需要它们,但依旧是起步时最好的朋友。
上手诀窍可能很简单,稍稍改变一下作法就好,例如笔握高一点,或是煎欧姆蛋前先分开蛋黄、蛋白。上手诀窍也可能特别强调某一个训练重点,例如在冲浪板上站起来的诀窍,是先在客厅地板上练习跳上板子。在滑板上做三百六十度旋转时,眼睛和头部要第一个先转──接着身体才跟过去。上手诀窍也可能是一次要特别注意好几件事:钻木取火时,每一样东西都要完全乾燥,而且尽量离地,因为地面聚集着意想不到的大量湿气。(这里提到的微精通可能讲得有点快,要是各位有兴趣,想多知道一点,别担心,本书第二部分会再详细说明。)
诀窍让人想一试再试──你在心中告诉自己,既然已经知道怎样会成功,接下来只剩实际去做。练习时,就算时间不是一下子飞逝,至少可以忍耐。
有的微精通有数个诀窍──刚才提到的禅宗画圆,方法可以是改变握笔方式,也可以一手放在另一手的拳头上方。有的诀窍很小,例如街头摄影的祕诀是「靠近一点就对了」──拍照有重点,效果就会大幅改善。
进步到一定程度后,可能不再需要上手诀窍,上手诀窍便可功成身退──我们已经顺利入门,知道怎幺样可以做得更好。

许多入门诀窍会带来「手忙脚乱障碍」(rub-pat barrier,又称「矛盾技能障碍」〔countervailing skill barrier〕)。我们需要同时运用两种技能,但那两种技能相互冲突。道理就跟同时摸肚子和拍头一样。乍看之下好像很简单,但真的试了之后就发现……咦,怎幺办不到?此时,得先把主要注意力放在其中一件事上,不断尝试,直到两件事慢慢可以同时进行。
我们常用过分简化的方式,想像学习技能这件事。反正就是学完一个,再学一个,一直学下去,对吧?然而有时多学一件事,或许能让原本的技能更上一层楼,有时却会相互抵触。例如学开车很複杂,必须同时协调数种技能,然而拆开来看,就可以发现每种动作实际上是如何彼此妨碍。换档会影响方向盘操作──完全没有辅助效果。最好先把每个动作一样一样学会,再整合起来,不要想一次到位,搞得手足无措。
手忙脚乱障碍最能让我们看到各种技能的矛盾之处。学习新东西时,一定得跨过这道最困难的障碍。要是能克服,将事半功倍。找出究竟是哪些技能相互矛盾,就不会觉得学新东西好神祕、好吓人,而是有办法逐一击破。
学习值得花精力的事物时,免不了碰上手忙脚乱障碍,因为大脑必须把不同的路径整合起来。然而,有时逐一击破并不容易:我们常常会一下子觉得事情好多好难,心慌意乱,然后就放弃了。学习速度快的人,在学习看似困难的新事物时,本能就知道要先专注于某个单一环节,再专注在下一个环节。那样的人看起来有点太注重细节,然而要是囫囵吞枣,就会抓不到感觉。得做到「浑然忘我」才行。(我发现如果给自己预留两小时的学习时间,就能忘记时间,进入心流状态。如果时间不充裕,就会急躁起来。)此外,上手诀窍在此也能派上用场──让矛盾的技巧不那幺令人手忙脚乱,而是并行不悖。
光是知道有「手忙脚乱障碍」这件事,我们就更能战胜微精通,也会集中精神一一击破。
再回到禅宗画圆的例子。画圆的手忙脚乱障碍不是太难克服──然而被别人嘲笑或坚信自己「不会画画」的人,依旧感到困难重重。画圆时,有两件事相互冲突,必须抓到中庸之道:既需要慢慢画,才有办法画出工整的线条,但也必须维持一定的速度,弧度才会漂亮。画太慢的话,圆会歪七扭八。画太快,又会呈鸡蛋状,头尾接不好岔出去,像是卡通人物翘起的头髮。
有的手忙脚乱障碍不麻烦,很容易就能解决。以堆石头为例,一旦知道上手诀窍,手边石头又够多,很容易就能成功。除非是要堆很疯狂、很难的那种石堆,才会感觉到障碍。你需要找到足以平衡下一块石头的小小突出点,又要有办法想像最后的成果。适合拿来叠三块石头的平衡点,堆五块可能垮掉。拿着石头试来试去,想办法抓到两块石头间的平衡,接着再加上一块,还要能维持平衡。这的确像是同时揉肚子,又要拍头。
有的手忙脚乱障碍是学会一件事最主要的障碍,例如抛接球的杂耍,明显会有手忙脚乱障碍,双手几乎同时要抛又要接。诀窍是先专注于丢球一阵子,再专注于接球,将不同的技巧各个击破,精进一番,可让大脑形成相关的神经通道,逐渐自动驾驶。
我们可以打分数,看自己比较专注于哪个环节,或是有多熟练,例如抛球可能有「九分」,但接球只有「两分」。打分数可以减轻压力,就不会想要同时加倍练习抛和接(详情请见提摩西・高威〔Timothy Gallwey〕精彩的《内在游戏》〔Inner Game〕系列着作)。太努力想一次解决手忙脚乱障碍,反而深感挫折,最好不断回头改善每一项矛盾技能的分数。
独木舟的「爱斯基摩翻滚」(Eskimo roll)也可以分开练。独木舟翻覆时,就算头下脚上,划船的人靠着这个技巧,也能把自己翻回原位。爱斯基摩翻滚乍看之下有点惊险,得靠臀部的力量把船反转回去,但同时手部也得有动作,只是手和臀部的动作可以轻鬆地分开练,例如在码头边摇晃船只,在双手有固定的地方可抓时,练习运用臀部的力量。事先找出手忙脚乱障碍,学起来就不再那幺让人害怕。
让技能更上一层楼的方法,与合气道的「开始」(hajime)训练技巧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一路做下去,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每一道动作,姿势不漂亮没关係,全速前进,迫使自己进入心流状态,停止用意识思考。接下来,改成慢慢来,以最慢的速度完成动作,一快一慢之间,培养觉察能力,使基本矛盾技能深深刻印在脑中。
矛盾技能需要同时运用大脑两个不同的部位。我们要求自己有意识地思考时,大脑喜欢一次做一件事就好。然而,如果有办法不用到大脑意识,就能掌握需要同时运用大脑数个区域的高度複杂技能。若是在心中一一複述指示,一步步照做,绝对看起来呆呆的,最好能快速抓到感觉,直接做就对了。
还有,来点提示当然也能帮上忙。例如学开车时,教练有时会在后车窗贴记号,让学员练习路边停车时,有办法对準人行道。过一阵子,自然就会抓到感觉,用看的就能停好车。菜鸟会觉得神乎其技,但其实人类有办法「用看的」做到很多事。十九世纪的车轮匠,不是靠测量打造出完美的车轮,全靠敏锐的感官抓準尺寸。「用看的」,意思是信任自己运用矛盾技能的能力。

投入任何微精通之前,得先做足万全準备。我们需要好器材、好工具,也需要时间。打开心胸,不要急、慢慢来,甚至利用一下工作休息的时间(喜剧演员史提夫・马丁〔Steve Martin〕学斑鸠琴时,甚至在家中每个房间都摆一把,连厕所也不放过)。第一步是排除万难。
有时候,正确的工具就是能解除手忙脚乱障碍的东西,例如自由潜水的困难之处,在于平衡下潜速度与耳压。下去太快,耳朵会痛到爆炸;太慢又潜不下去。很多人突破这个难关靠的是一个简单的工具:Doc’s Proplugs防水耳塞(音乐家也用这种耳塞)。水会缓缓进入一个小洞,逐渐平衡压力,还能顺便预防耳道感染。街头摄影的手忙脚乱障碍是「速度vs.晃动╱模糊」──有快速调焦功能的小型相机,可以减少这种问题。
很多时候,正确的工具指的就是「适合自己的工具」。有了那样工具在手,你就很想一试再试。以底片摄影来讲,有的人沖洗底片时,喜欢用「即溶咖啡+维他命C」製成奇妙的显影剂──是真的可以。虽然比现成显影剂麻烦,但有趣、引人入胜,这就够了。
学禅宗画圆时,用上自己特别喜欢的笔,也会事半功倍。艺术家、插画家通常有自己用惯的画具。先前提过的插画家雷纳,喜欢用红环牌(Rotring)的笔,作家╱插画家丹・普莱斯(Dan Price)用的是日本樱花文具(Sakura)的签字笔。我喜欢漫画家用的飞龙牌(Pentel)柔绘笔──好用的笔在手,画圆的乐趣似乎更加倍。
不过,事前準备不只工具而已──环境要对,身边的人也要对。我女儿本来要放弃学吉他了,但帮她换老师之后,她不仅突飞猛进,还变得热爱吉他。老师对不对,影响很大。他们不必是大师级人物,只需要让你愿意对感兴趣的事多下一点工夫就够了。如同医生能帮助病人更快痊癒,多了老师的指点,我们就有办法自学。

所有微精通都能带来某种成功的奖励,让人想一做再做。微精通看起来有难度,如抛球杂耍、用摺纸证明毕氏定理等,但我们反而会因为之后的奖励而摩拳擦掌、跃跃欲试。不论动机是让自己看起来很厉害,还是单纯喜欢接受挑战(或是两者兼具),微精通的特点是明确知道做到哪件事,就代表成功了。也因此,烹饪不是微精通,煎欧姆蛋是;开车不是,手煞急转是;甚至划独木舟也不算,但爱斯基摩翻滚是货真价实的微精通。
所谓的「成功」,有程度上的不同。看起来愈厉害,得到的掌声通常也愈多。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别人的关注──被关注的人会闪闪发亮。从演化角度来看,人类不只是婴儿时期需要别人帮忙,终其一生都需要彼此依赖,才有办法存活。生活在旷野之中,待在群体中的存活机率比孤身一人高,而得到别人的关注,代表我们是团体的一分子。当然,我们逐渐长大后,就不能整天渴求关注,那样并不健康,但还是需要别人不时看我们一眼。就连自己给自己关注,也能带来好处──即使没人知道,心底依旧会升起一股暖流。
世人的眼光对某些人来讲是很强大的动机。教练与创意教师史蒂夫・查普曼(Steve Chapman)的方法是公开自己要挑战的事,利用害怕丢脸的心理,逼自己前进,同时克服了懒散与分心的问题──聪明的以毒攻毒法。
变成更有用的人也能带来强大动力,而且好处多多。如果能煮出美食、娱乐大家、幽默风趣,或是具备修缮能力──这些能力本身就是很好的奖励了。
微精通能带来成就感──小虽小,依旧会开心。我画圆的时候,会努力画满整张纸,但尽量不要重叠。光是看到一个个气泡般的圈圈,就感到乐趣无穷。

微精通的特点是可以一做再做,所以不能太无聊、没弹性、千篇一律。最重要的是,要有办法精益求精。做一次、两次、三次,发现自己竟然进步了,累积下来的整体成效实在惊人。
我给自己的微精通练习是,只要去咖啡厅,一定画杯子、汤匙和碟子。有时真的像在画静物,仔仔细细地画。有时则匆匆忙忙,一分钟内搞定。不论怎幺画都没关係,重点是持之以恆做这件简单的小事。我感觉得到,自己愈画愈有信心,愈来愈晓得怎幺画──知道每次都有几个基本元素。就算是匆忙完成,也不会处在半慌张的状态,像是怕画错或画不完。就算我们只是私底下做一些没压力的小尝试,害怕表现不好的恐惧依旧可能如影随形。然而,有了固定时间和固定公式,就能赶走这种讨厌的自我怀疑。
行销人员的终极目标是让某件事「有如游戏」──因为结果有惊喜,使人上瘾,一做再做。如果太好预测,我们会很容易无聊。欧姆蛋不会每盘都一模一样,每一次抛接球、每一次画圆,也不会一样──下一次可能做得更好。因此,这些活动带有游戏的特质。要让微精通像玩游戏,必须够简单,很容易重複施作──完成一本小说不是微精通,但写一百字极短篇是。攀登圣母峰不是微精通,但爬社区的攀岩墙是。

微精通就像一个迷你实验室,可以做无穷无尽的实验,增加知识,进一步钻研相关的主题。不是只有科学才能做实验,科学不过是借用了人类无穷的好奇心罢了。
实验可以增加重複做的乐趣,还能让人一下子突飞猛进,效果胜过做八百年单调至极又一直重複的「让你进步的练习」。我很久以前就决定,要微精通独木舟的「J形划桨」(J-stroke);这个动作适合人坐在船尾,或是独自一人划加拿大独木舟的时刻。「J」是指从上方看下去,桨划过水面的路径。我研读过这种划桨方式的资料,每次在附近河流划船,都尝试着用这种方法,只是一直不得要领。后来我和专家聊了一下:我堂弟赛门(Simon)曾是奥运团队轻艇选手。他很谦虚,说自己大部分只做到划C(C-stroke)而已。表弟一句话就点通我,让我勇于实验,其实不必管书上怎幺说,就一定照做,重点是让自己获得乐趣──看要划C、L、J,甚至是Z都可以。我马上就进步了,划起船更起劲。
每一种微精通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变化,乐趣恰恰就来自于东试一点、西试一点,找出各元素之间如何相互影响。讲求学习效果的教学法,问题在于囫囵吞枣,像无头苍蝇一样,一下子试太多东西。只管画圈,只管做黏土头颅,只管练脚踏车翘孤轮──别去计较成效,反而会真正学到东西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